鳳陽宮內,血腥氣四溢。

太監宮女的屍首散亂堆在地上,汩汩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整片地麪。

搖曳燈影下,慕長歌一襲鳳袍染滿血汙,冷眸斜睨著眼前那身著紫衣華服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