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慕長歌捧著那枚平安釦,指尖細細摩挲著光潤的邊緣,似是愛不釋手。

張媽媽捧著安神茶,站在一側,瞧見這光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