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長歌若是不說,此事尚且還能悄無聲息壓下,即便是要除了秀兒,也可以做的神鬼不知。

但如今,她若是不能親自出麪,對秀兒痛降責罸,落在旁人眼中,難保不會以爲她是爲了自己的麪子聲譽,在包庇秀兒!

大夫人裝作歎息時,那眼角的餘光,已是冰冷至極。

將眼底的怒火狠狠壓下,大夫人厲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