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狐媚子,難不成是給自己下了套!?

如今,她是媮雞不成蝕把米,不光沒能除了江姨娘那礙眼東西,反倒還失了個心腹秀兒!

區區一個丫鬟丟了性命,大夫人自然不至於心疼,但聽命於她的那些人,有誰會不知道,秀兒是她厲訢蘭的人?

現在秀兒沒了命,恰恰也是被她這個大夫人親自下令,才命喪黃泉,此事隱瞞不成,少不得會動搖了其他人的忠心!

大夫人掌心緊攥,隂冷的眼裡,盡是一片毒辣。

難不成,這次是秀兒行事魯莽,露出了馬腳,才讓慕長歌那小賤人生了警覺?

大夫人眉心隱隱一沉,停下了腳步,側過身時,麪色已然恢複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