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汉明炮轰象棋圈软件作弊成风:象棋部不管

陶汉明炮轰象棋圈软件作弊成风:象棋部不管

陶汉明炮轰象棋圈软件作弊成风:象棋部不管

黄如发表于 吾爱娱乐网-娱乐_游戏_影视_女性生活资讯平台
写在前面:砍头全不怕,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在平台发出这篇痛彻心扉的文章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得罪很多人了,如果您支持正义,请仔细阅读完我们的对话,并关注白水,并转发扩散,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与你们相见,也许明天我就会遭奸人报复,但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决定为正义而战,我要唤醒麻木不仁的国人,我要向鲁迅先生一样,以文字为利剑,唤醒国人的血性和久违的良知,我以我血荐轩辕。 事件的起因是这样的,2015年1月6日晚上9点57分,全国冠军,特级大师大师陶汉明老师在刘泉棋友群问候了群主刘泉一声,一场惊心动魄的对话不绝于耳。以下我只把语音转化成文字,还原历史真相和真实,发文经过陶汉明老师和群里各位群友同意,我和陶老师愿意当炮灰,为正义而战,为正义发声,今天没有观点,没有评论,只有语音纪实。语音纪实如下: 刘泉(以下用笔名白水代替):“做公益陶老师,谢谢关心。您怎么样,听说今年您去谢大师那里发展。” 陶老师:“哎,棋也下不动了,现在他妈全是软件作弊,我们只能退避三舍了。刘泉啊,软件作弊一定要是炮火袭轰,绝对不能堂而皇之。这个东西的危害是太大了,象棋界很多人包括一些年轻人不喜欢下棋了,这是很大的弊病,这个问题不解决,象棋没有出路。我是抱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心态,我已经和中国象棋界的高层反映过这个问题。所以,我不准备下棋了,下棋是没有出路。你训练的再长时间,你妈一天24小时训练,也不如人家一个软件,一个神器。” 陶老师:“棋手的抢劫是一个根本上的犯罪,没有人对这个事进行惩罚。我不想下棋了,但是,对于我没有根本上的冲突,我不是为了自己。人们常说‘谁不下地狱,总 得有人下地狱。’发言多的人总是罪人,我来当这个罪人吧。太猖狂了,猖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棋手们无法忍耐了。你知道什么叫‘是可忍,孰不可忍吗?’ 是人都不可以忍了。” 陶老师:“我和郭莉萍很多次讲过这个问题。谁来办呢?本位主义怎么消除呢?我是准备粉身碎骨了,就充当这个恶人了。” 陶老师:“象棋界一些废物,怎么会允许这么几个人这么猖獗呢?万万不能啊!断头都不能啊!不下棋而已啦!很多人堂而皇之地做了官方的崇拜,我告诉你,见小利,忘大义!” 陶老师:“证据我也有,什么我都知道,谁给我话语权。” 陶老师:“一说一反映情况他们都是他妈的啦淡而化之要你拿证据,棋手拿证据本身就是荒谬的一个他妈的混蛋逻辑,你本身就没有查,没有去作为,让棋手拿证据不是混蛋吗?国际奥委会组织查运动员的时候需要证据吗?不是主动突击检查吗?不是主动分析尿检吗?” 白水:“你把证据给我明天我利用我所有媒体资源和黑恶势力斗争到底@辽吉老兄 。有证据我们@辽吉老兄 就不怕” 陶老师:“这个设备很简单呀,花个一,两万块钱可以买到的。如果你想查到,我可以从根本上给它揭露出来,但是没有现场的检查,只是惊弓之鸟,打草惊蛇,没有什么作用。他们都是一衣带水,互相利用,为什么叫见小利忘大义。象棋界的这个大义他们全忘了,不要指望象棋部,象棋部是没有作为的。这件事情我和郭莉萍反映多次了,我不顾多数人的反对包括我的顶头上司,没有用,我不指望他们,我最多不干了。” 陶老师:“这就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下了地狱又能怎么样呢?” 陶老师:“证据要谁拿呢?国际奥委会也是要主动出击检查尿检的,你不主动出击,要棋手拿证据,棋手知道翻身吗?混蛋的逻辑造成了混蛋的思维,造成了混乱的环境,这就是个现象。” 白水:“我没有证据怎么帮助你@辽吉老兄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辽吉老兄。我理解你法官法律不理解@辽吉老兄 ” 陶老师:“没有证据,证据是要主办方主动出具提取的,假如我和郭莉萍说我当反作弊委员会主任,我会拿出证据。那么,官方你给我这个头衔吗?官方没有设计这个机构,要我拿这个证据,这个证据怎么出呢?你想想。这不是一个值得商榷,值得探讨的问题吗?你官方不想查和你想查是两个态度。”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翟蕾老师的爱人柴立军哥哥提问:“(以下简称柴哥)问一个弱弱的问题,对手用软件作弊,是需要在现场用手机等载体的话,应该能够看的话的吧。” 陶老师:“谁反映谁举证,举证说一溜十三招,没有你主办方的配合,这不是等于零吗?” 白水:“我是您的朋友@辽吉老兄 。不用骂我@辽吉老兄 ” 陶老师:“假如我是反作弊委员会主任,我就什么都能够查到,但是,谁给我这个职务呢?太猖獗了,太猖獗了,中国象棋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比国际象棋无以复加。有时间我和江川和那谁反映这个问题。” 白水:“我不是她@辽吉老兄 。您骂错人了@辽吉老兄 。我是在我的角度帮助您@辽吉老兄 ” 陶老师:“现在的问题是暴露的太多,有些人棋根本就不是棋,根本就不是人下的棋,太过于堂而皇之,冠冕堂皇的。什么什么伟大棋手;什么什么跨世纪棋手;什么什么外星人;什么什么什么称号太多了,都是假的。” 陶老师:“为了官职,为了谋位,不惜牺牲象棋这个项目,这是对象棋一个最大的一个耻辱,这是对象棋最大的一个影响,比赛全是假的,全是无效果。比赛都是假的,还每年搞什么比赛呢?一个一个结束,一个一个进行,全是无用的。他们怕出事,怕他们乌纱不保。象棋只有奋起反击,这种局面绝不维持长久。否则象棋比赛全都一塌糊涂。不管他拿多少个 冠军,多少个名次,全是假的。” 陶老师:“呼吁公安介入,呼吁法制建设,这个是不可缺少的。公安一介入,他们的什么东西都现原形了。象棋界专业里面有3、4个人是最少的,已知的。还有几个不知道,15年个人赛多少个假的。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呢?什么宣传?你们还为了宣传象棋努力,我希望你们不要宣传。这个东西都是负面的负面的东西变成了英雄,这是对象棋的一个耻辱。 ” 白水:“那是假棋,另外一说了@辽吉老兄 ” 陶老师:“假棋还要强于软件,软件作弊是深恶痛绝的,假棋毕竟还要达到那个程度;还要达到那个水平;还要达到那个分数;如果是软件作弊,人防不胜防。” 北京中医药大学,天津人王秋园(以下简称王秋园):“可是这个事情公安怎么介入啊,即使是国际奥委会查兴奋剂,也没有让公安介入啊,选手惩罚也就是禁赛罚钱,也没听说过拘留的” 陶老师:“象棋协会完全可以靠公安介入,靠公安联合的,这个问题很简单,只是中国象棋部不愿意做。” 陶老师:“象棋圈的这个问题需要公安介入的时候公安为什么不能走这一步呢?只是象棋部不愿意走这一步。如果公安不能介入的话,足球的黑哨不会大白于天下的。哎,什么事都是裙带关系、邻里关系、本位主义,多多考虑就懂了。我们个人都是渺小的,象棋一定要大家群策群力,如果每一个名次都是假的,让一些造假者,作弊者逍遥法外,这个象棋搞的还有什么意义呢?每个冠军都他妈是假的,搞什么东西呢?象棋界的悲哀,象棋界大佬们的悲哀,他们的事业,他们的胸怀是不够的。庇护软件作弊,看他们能行多久吧。多行不义毙自毙。 ” 陶老师:“赛场屏蔽是不行的,它这个信号和波式是不一样的,我问过,这个东西很简单,就一个设备,买了就用了,很简单。操守强的人一定输于操守差的人,社会不公平。所以我们的棋手一定要给象棋部,中国象棋协会的负责人写信,最近的比赛都是假的,没有真的。骗取奖金,骗取名誉,欺世霸道。以前也有人怀疑个别棋手以前作过弊,现在不作了,这是很正常的,确实也证明以前的棋手有人作过弊。其实很简单的,公安一介入,运用一些手段,在一个比赛中马上就处理问题了。” 战裕隆:“职业比赛也有吗 象甲和个人赛啥的” 陶老师:“我不想下棋了,但我想把软件作弊这件事公之于众,让大家了解,让棋手防范。象甲作弊更明显了,象甲是主场,作弊是公开的。” 陶老师:“象棋病入膏肓,软件作弊是第一大公害,怎么办?象棋同仁拿意见吧。” 陶老师:“我个人的能力已经尽到了,特别包括徐天红等个别大师也提过意见,那么高层想息事宁人,太平无事。你能看到什么呢?你懂什么呢?你没看到什么呢?你看到的东西怎么能证明他们没用软件呢?你知道他们在用什么呢?” 白水:“战大师你不是我们圈子的你不了解个中厉害关系,错综复杂@战裕隆 ” 战裕隆:“周围多少米有效呢 如果看棋的人不出去 信号如何传出?至少不是每步棋都有人上厕所或者出去 如果还检查说有人作弊 不是裁判搞的鬼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说说我看到的 也许我too young too simple” 陶老师:“他不是每盘都用,我告诉你,最好的棋手和黑龙江的几个棋手全是作弊。我就是黑龙江的棋手你们还不相信吗?这种东西不根除,象棋永无宁日,象棋人白费苦功,白费血汗。这是对象棋最大的不公。四个人最明显现在的,3、4个人吧。” 陶老师:“你不接受是你的问题,时间长了你会接受。” 国家级裁判,湖北人贺进老师(以下简称贺老师):“陶特大,不管怎样,我敬重您的勇气。痛哭流涕的表情” 陶老师:“哎呀,我早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我都50岁了,我无所谓,但是,要还象棋一个清净。不能这样让象棋消亡,象棋的成绩如果一,两年十几年都是这样下去,象棋没有前途。象棋被一些欺世盗名之辈占领,这样的逻辑怎么能行呢?最近的成绩全是假的” 王磊:“昨天还看了您和司令下的一盘棋,仙人指路对卒底炮” 陶老师:“铲除邪恶靠大家,不能都坐守推诿不管,否则这个象棋将棋无可下呀。反正我是不想下棋了,我是无所谓了,但是我觉得象棋还是要发展,不能让这帮祸害把象棋糟蹋了。专业棋手里面就那么4,5个;3、4个,就那么几个败类,几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陶老师:“我不想下棋,其实这个东西对于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都是老棋手了,我取得的成绩都是过去式了,他们新棋手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我是为了事业。” 战裕隆:“之前说象甲主场作弊猖獗,然后是就那么3、5个败类…所以到底是几个呢……” 世界冠军,特级大师,雅号笑面佛的江苏徐天红老师就笑笑不说话,言下之意,我就呵呵哒。 白水:“有证据我肯定用我所有媒体资源发声@徐天红 @小雪虎 @辽吉老兄 ” 陶老师:“刘泉啊,证据不是我们能拿到的。我们是公安吗?还是我们是象棋部呢?” 小雪虎:“真正下棋的很,能下出什么棋,该什么水平,都能看出来” 陶老师:“许银川领先棋界20年没有人说他作弊这就是证据。如果说什么嫉妒来诽谤这个人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用人家下的好来诽谤人家,这样的话良心上,人品上都是过不去的。” 小雪虎:“没治的,都是挂软要有后台” 陶老师:“那么大家都不支持这个事情,那我就不说了,那我该怎么做呢?那谁都不支持我,那我作这个恶人还有什么用呢?我本来就不想下棋了,我年龄也大了,我呢和我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要把这个黑暗面揭露出来。为了年轻棋手更好的发展吧。让年轻的棋手有更好的平台吧,你比如汪洋,洪智,你得让他们有个公平竞技的平台,不然对人家不公平。” 白水:“揭露没错,把证据给我好吗” 陶老师:“人家练棋还有什么作用呢?还有什么意义呢?证据我现在没有,因为我没有翻验身的权力,所以我和郭莉萍说你让我当反作弊委员会主任,我给你把证据拿出来。” 白水:“他们在群里汪洪特大,您说的我都没让在这个群里” 陶老师:“这个社会保护公平正义吗?如果大家看那几个跳梁小丑跳,那就跳吧,我也无能为力了。” 白水:“你说的我们都心知肚明,周都要法律制裁,更何况几个下棋的。” 陶老师:“心知肚明你得说,如果都不说,那也不叫心知肚明我这么说你别生气呀刘泉,这个事情如果不靠大家的揭发,怎么解决问题呢?事情出现了,得靠大家揭发,光靠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你说呢,他用不用软呢?无风不起浪。” 陶老师:“法律程序其实这个是很简单,公安介入了,这几天他们就现原形了,这非常简单。没有什么让我无可挽回的,孙勇征还和他在网上打嘴仗打了那么多次了,有什么无可挽回的,人家怀疑他很正常,怀疑还不让人家说,那你这什么社会?什么公平正义呀?” 白水:“孙特大也没错,都是对的” 陶老师:“怀疑他们的人多了,100多个专业棋手,为什么大家不说别人,只说他们3,4个人呢?这不是证据是什么呢?” 陶老师:“是啊,都是这个想法,所以这个事情没法解决。证据要象棋部来拿,别人没法拿,别人有权力翻身吗。” 白水:“如果卞总乱发他就是诽谤他要坐牢的” 陶老师:坐牢是不存在的,棋手有棋手下棋时自己的感觉,不存在诽谤,” 白水:“您不希望我的媒体朋友本来为了维护公平公正因为没有证据被反咬坐牢吧” 陶老师:“坐牢是不存在的,刘泉,坐牢是什么,坐牢时凭空捏造才是坐牢,我是棋手,和他们几个下棋有感觉不对,孙勇征说他们是软件坐牢了吗?他们几个就是软件,就是在作弊。” 陶老师:“证据,给我头衔我就查他们,不给我头衔我就查不了。” httpx3A?“有证据我能保证明天至少5个有影响的媒体同时发声” 微路况:“如果正直的人全坐牢,那这个社会还怎么办呢?” 刚流出,震惊了,删前速看!吧,别喝太多了” 陶老师:“没喝多呀,我也没喝酒呀,但是我想发发声吧,我想这个事情不解决,你们年轻棋手没法下棋。” 陶老师:“没有人只是为自己发声的,是为了广大年轻棋手的利益,年轻棋手才有希望,如果整个年轻棋手都没有希望了,那象棋也就没有希望了。” 陶老师:“我也不需要什么名呀刘泉,其实为了象棋事业的心都是相同的,但个别人确实复杂。” 白水:“您看您为大师,特大,现在只有徐特大,张大师,我们几个普通老百姓支持。他们都事关己,也高高挂起。他们都事关己,也高高挂起” 中国民航大学中国象棋冠军,内蒙古人周雪琛(以下简称周雪琛):“这以后是不是比赛都得光着身子去了,这个怀疑那个作弊,那个又怀疑这个作弊” 陶老师:“没有,就那么3,4个人,怎么会都怀疑呢?一直以来就那么3,4个人,你说的都怀疑那是不对的。” 白水:“南京大屠杀,5个日本人可以杀3千人,没有捆绑,完全l可以赤手空拳过去弄死他们,每个人都不想第一个冲上去当炮灰,结果全死了。” 陶老师:“如果大家认为他们能够肆意横行,那就随意吧。和我个人没有什么恩怨,但是我觉得为了大局从长计议,大家还是应该齐心协力的。这个事情不反映,那是不对的。” 周雪琛:“总觉得有的人怀疑别的人作弊会不会因为嫉妒心里在作怪” 陶老师:“我说过许银川领先棋坛20年没人嫉妒,他赢我的棋也很多,为什么没人嫉妒他呢?” 白水:“因为没有证据,但你发声我平台今天以您的名义发您敢吗” 陶老师:“那就我来成炮灰吧。” 白水:“我敢冒坐牢的风险,大不了公司也不开了” 陶老师:“我告诉你他们的东西经不起公安的推敲。” 周雪琛:“因为人和人的心理不同,品格也不同” 陶老师:“官方看到是很好的,这里边现在中国棋院叶江川当副院长挺好的,他对软件这个问题看得很透彻。我是一个棋手有什么不敢,正义发声还不敢,做什么棋手呢?特级大师不能只做一个棋匠。” 卞哥:“陶特大,您是凭棋的判断?棋路、棋招的分析,得出一个结论?我们是普通棋迷,很关注此事。” 陶老师:“是的,我对现象看得太多了,他们有些人的表现,就是软件作弊。” 白水:“陶老师那一会平台发声,署名也是您,出了事情平台肯定被封杀,我估计坐牢公司也没了,不过您可能也会受牵连。不过我答应你的我就一定会做” 陶老师:“坐牢是不可能的,软件作弊是存在的,现在广东象棋网不是说有软件作弊的吗?” 陶老师:“证据我们拿不出来,那个只有主管方有,我们没有翻身的权力我们怎么拿证据呢?” 卞哥:“对象棋来说,有话题比没有话题好。” 陶老师:“这个问题可以炒嘛,可以炒,炒对象棋来说不一定不好,如果象棋一潭死水,软件横行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卞哥:“当然,攻击别人容易,有根据,才好,哪怕是理论分析。” 王秋园:“很充足证据链条那还叫怀疑吗?” 陶老师:“我也没有攻击个别人,我是在说这个现象,现在大家关注软件作弊我是很支持的。” 哲理哥:“我支持郑惟桐。以前学棋最刻苦的就是他” 周雪琛:“郑惟桐毕竟人家流过的汗水在那里摆着,怎么可能作弊” 陶老师:“你觉得现在这么多人给中国象棋协会写信,打电话反映,这个问题公之于众就要坐牢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陶老师:“破译是没有关系,是人是鬼谁也不认识。” 陶老师:“对了,象棋协会不作为,不可能把举报的人当反动分子抓起来,社会上不存在这种事吧。大多数怀疑的就那么3,4个人,专业的就那么3,4个人,没有多的。因为人家下的棋都有漏洞,有出入,有问题,而那几个人下的棋没有问题。” 陶老师:“棋迷理解与不理解可能并不重要吧。” 卞哥:“这个论点,有说服力!!许特大,也走了漏着啊。” 哲理哥:“请问各位棋友和老师如果比赛方采取屏蔽信号这类的措施,可以杜绝么?” 周雪琛:“是啊,是个人都会有漏招,这是很难避免的” 卞哥:许银川,对赵鑫鑫,前两天那盘,也出现漏着。容易理解! 陶老师:“漏着是正常的,没有漏着才是不正常的。 ” 哲理哥:“必须是纯人嘛” 陶老师:“如果棋迷们没有自觉行动,那么象棋的成绩在我心里都是无效的。” 哲理哥:“请问各位棋友和老师如果比赛方采取屏蔽信号这类的措施,可以杜绝么?” 卞哥:“棋迷们,在看!” 白水:“他不@卞清波 在。请不要拉他谢谢@卞清波 ” 陶老师:“所以说千万不要为他们摇旗呐喊了,都在作弊就那两个人。” 白水:“这是我的棋友群请不要再乱拉人谢谢@卞清波。吴优大师可以@卞清波 ” 周雪琛:“屏蔽信号这种感觉也未必有效,高考考场是屏蔽信号的,不是照样有那么多人作弊么?” 陶老师:“好了,耽误大家时间了,随便聊聊,有错,大家批评指正。” 卞哥:“明天见中纪委的棋友,大人物。真巧啊。我邀请他了那@刘泉 ” 陶老师:“都得有点责任心,这个责任心是不容易的,不是为了自己,如果真的为了自己,我这么大了我图一什么呢?我也下不好棋了,年纪大了我也不用功,成绩对于我来说也没用,但是要还赛场一个干净的环境,这是最主要的。如果大家都是憋憋屈屈下棋,你这个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呢?” 卞哥:“我们师兄,常委办主任,我明天中午见。@刘泉。新闻联播里常出现。陶特大老乡。这是大局感。理解! ” 白水:“陶老师看我平台一会的文章@小雪虎 @卞清波 @辽吉老兄 ” 卞哥:“我们中文系老乡,当年,我南开冠军,他亚军。他南开学生会主席,现中纪委核心部门领导。” 周雪琛:“我只是一个在棋界籍籍无名的人,插不上话,感觉要做到没有假棋还需要很多棋界的一些重磅级人物来带头检举才可以” 白水:“如果今天我不敢支持陶特大,不敢支持正义,大家就算白认识我这个朋友了。他同意了” 白水:“我支持,一会就转文字转好了@辽吉老兄 ” 卞哥:“我明天中午,去见南开中文系师兄,中纪委常委办主任,黑龙江老乡,李师兄。我跟他聊天玩。如果有微信,可以看看瞧。不过,他说,自己很久不下棋了。” 湖南省郴州市中国象棋冠军,我的恩师虞海洋老师(以下简称虞老师):“软件横行,对于大部分凭实力下棋的棋手来说是极不公平的。棋坛乱象,让人深恶痛绝,让人痛心疾首。肉食者鄙,棋人当自重,棋人当自强!陶特大说出了象棋人的心声!呼吁中国棋院成立反作弊委员会。” 对话终:从1月6号晚上21点57分持续到1月7日早上7点30分对话历史近9个半小时,呕心沥血整理之作。
发表于